立冬餃子香

發佈者:Chenguang 來源:呼倫貝爾日報 瀏覽: 發佈時間:2020-11-13 09:38:37

 陳 真

“凍筆新詩懶寫,寒爐美酒時温。醉看墨花月白,恍疑雪滿前村。”又是一年立冬時節,每到立冬那日,母親都會為全家人包一頓餃子。

小時候家裏條件不好,一年也吃不上幾頓餃子,因此,立冬這天的餃子尤為珍貴。為購到新鮮的食材,做一餐可口的餃子,父親往往都是匆匆吃過早飯,推起自行車,把我放到後坐上,一路顛簸到街上,與集上的那些小販“斤斤計較”。在家庭經濟支出方面,父親是比較吝嗇的,為能減少開銷,他不辭辛苦,又在家裏的小菜園裏種植許多種類的菜蔬。因此,他到街上只需要買一些肉。

父親在一家肉攤前停了一下,用眼瞟了一下案板上的肉,搖搖頭,隨即轉向另外一家,輾轉數家後,他最終在一青年的肉鋪前駐足,或許父親認為,青年人做生意經驗不足,説不定更容易講價。

青年嘴很甜,張口叫道:“叔,來割點肉啊?這些都是今天的鮮肉,買些回去包餃子吧,保準好吃!”父親臉上露出將信將疑的表情,試探般地問道:“多少錢一斤啊?”

“都是挨邊莊的,不可能多要,市場價,六塊錢一斤。”

“哪有這麼貴,説個誠實價。”其實,父親並不知道肉價,因為家裏平時很少買肉,但他很聰明,無論小販説什麼價格,父親都要壓低一些。經過幾番討價還價,價格都快被壓到小販不願意賣了,父親嘴角微微一笑,只好善罷甘休,終歸是父親如願。父親拎着肉,帶着我,一路飛快地騎回家。

母親在家裏早已擇好韭菜,擀完麪皮。母親是做家務的一把好手,不一會廚房裏就傳出“噔噔噔”的剁肉聲。聲音平息之後,母親把切碎的韭菜撒到肉餡上,撒進一小勺鹽,又攪拌一陣兒,使鹽充分浸入餃子餡裏。

這個時候,母親會吩咐我到灶膛前去燒水,她和父親則開始包餃子,一家人分工合作,其樂融融,不時開開玩笑,笑聲充滿整間廚房。等到他們包好餃子不多時,鍋裏的水也燒開了。母親把餃子下到鍋裏,用勺子攪拌幾下,防粘。她拿出來勺子和碗,準備盛餃子。鍋裏的水沸騰着,都快要把鍋蓋掀起來,母親看火候差不多了,手疾眼快,一手掀起鍋蓋,一手抄起漏勺,盛出香噴噴的餃子。

第一碗總是屬於我。抱着滿滿一碗餃子,我屁顛屁顛地跑出廚房,母親還在身後心疼地喊着:“你可慢點兒,別燙着。”

隨着生活條件的好轉,餃子已不再是稀罕之物,立冬吃餃子更像是一種儀式,沒有了童年時的殷切期盼。記憶中的那碗立冬的餃子顯得更加珍貴,我會把當年一家人在一起吃餃子的幸福記憶珍藏,放在心底,永不遺忘。


上一篇: 茴香·回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