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家店是個好地方

發佈者:Chenguang 來源:呼倫貝爾日報 瀏覽: 發佈時間:2020-11-09 09:26:54

 劉振國

趙家店不是老趙家的商店、飯店、旅店、大車店,而是個大村落,他依山傍水,面對遼闊草場、平原,是一個風水寶地。

所謂“依山”,是指大興安嶺連綿起伏的山脈,具體地説:是大興安嶺中段西北坡的哈達嶺的末端,那裏的山本來趨於平緩,但是在與草原接壤的地方,忽然山石林立,出現了石壁、石筍、石幔,就是老百姓所説的“石砬子山”,很有險奇之感,山色旖旎。這背景簡直就是一部山海經。

山海經

我剛到圖里河林業局的時候曾經乘車沿着哈達嶺公路巡視防火情況。車在坑坑窪窪的山路上走着走着,看見前面有條小河,河上一座木結構小橋,小橋因年久失修,有些腐朽。司機説:“這條河叫達力瑪利河。這個小橋,有一點兒腐朽,開過去嗎?”我説:“停車,下車!”。我們走過小橋,看山。陡峭的巖壁上,斑斑駁駁,似乎有些圖案。走近細看,岩石上有許多幾何圖形。有的是圓點型、有的是紡錘形、有的是鵝卵型、有的像魚又不是魚、有的像鳥又不是鳥。我讓司機把工具拿來,從山壁上刨下一些有特點的岩石,帶了回去,放到我的辦公室裏。

過了些日子,林管局黨委宣傳部王建逢來圖里河,説他調到北京了,向我道別。忽然發現這些不起眼的石頭,他立即來了興致,“我拿幾塊好嗎?到北京找地質專家鑑定一下,或許是有一定價值的化石。”我説:“可以,都拿去吧,我這裏有的是。”他説:“都拿去太沉了。”我説:“又不是讓你扛到北京去,你可以辦託運嘛!”建逢雖然不大情願,最終還是把它們全帶走了。

過幾天王建逢來信了,他説,他找了地質專家給予論證。認定這些石頭是海底生物化石。這些石塊中的圖案是海洋生物的化石。那紡錘形化石便是蜓。蜓是一種無脊柱的小蟲,多在海邊軟泥中穿穴而居。當地殼突然發生變化後,這種小蟲被迅速埋葬,在嚴密封閉的特定條件下逐步形成化石。那石塊上的圓點,則是珊瑚化石的橫切面。剝去附着在化石上的岩石,就顯現出無數圓柱體連在一起的珊瑚。無數的化石告訴我們,四億年以前,這裏曾經是温暖的海洋,許多海洋生物,特別是無脊柱動物,在這裏自由自在地遨遊。

在古生代末期,地殼變遷,地質上稱為“造山運動”。大興安嶺的額爾古納河是一個地殼斷裂帶,由於地殼板塊的移動,東北部的板塊向亞洲大陸擠壓過來,使這塊海底突然隆起,褶皺成一個丘陵山脈。又經過漫長的歲月,這隆起的海底覆蓋上了厚厚的蓋層,蓋層上又開始了新的生命。這裏不再是海藻的故鄉,而是被子植物的梓里;不再是無脊柱動物的樂園,而是哺乳動物的天堂。那時的大興安嶺進入了冰川時期,與嚴寒相適應,出現了成羣結隊的猛獁象和披毛犀。它們以蕨類植物為主要食物,在森林與草原之間優哉遊哉。扎賚諾爾出土的猛獁象化石足以説明這個時期的動物活動現象。

猛獁象是一種身披長毛的古代“大象”。“猛獁”一詞來自西伯利亞語,意為“巨大”。它們邁着粗大的四蹄,甩動着靈活的長鼻,抖動着渾身半米長暗褐色的粗毛,成羣結隊的在寒冷的森林中尋食。它高聳的脊背就猶如高高的“駝峯”,儲存着養料。在短暫的夏季放開胃口大量吞食植物,儲存在“駝峯”中,以備風雪嚴寒的冬季之需。新生代晚期,由於冰川時期的結束和新的造山運動——喜馬拉雅造山運動開始,猛獁象之類的動物深埋地下。大興安嶺中部近百座火山爆發,熔岩厚厚地覆蓋了山山嶺嶺。

數萬年後,深埋地下的水生動植物和野生動植物,形成了石油和煤炭,順山勢而下。於是,大興安嶺周邊出現了諸多煤礦,如扎賚諾爾煤礦、寶日希勒煤礦、大雁煤礦、五九煤礦、免渡河煤礦,距大興安嶺更遠一些地方則出現了石油,如大慶油田等。煤炭是地下植物形成的,油田是地下動物形成的。

地球總是生命不息。火山過後,這裏便是真正的大興安嶺了。慢慢地在這塊地殼蓋層上生長出高大而茂密的喬木,矮小而繁盛的灌木,並且伴生了多種多樣的草本植物,又養育着滿山遍野的獐狍野鹿、獾狐野兔、狼熊野豬。當人類出現的時候,看到的便是這個神祕的世界,這個由海洋演變的林海。

這便是趙家店村落的背景台,這個背景台演繹了億萬年的滄桑,驚天地,泣鬼神,感動着趙家店所有鄉親們。

一條玉帶

從山上下來,並不能順利進入趙家店。因為山壁下面是一條河,這條河雖然並不開闊,卻也能隔斷村落與山林的銜接,這條河叫達力瑪利河。其實大興安嶺的河流很多,比較有名的河流就達六百多條,能夠知道達力瑪利河的人不多。這條河從哈達嶺流下來經過趙家店北山,流到兩公里半的黑山頭,匯入圖里河。這條河挺短。我們説“熱河”是我國最短的河流,而達力瑪利河並不比熱河長多少,給人的感覺是這條河就是為趙家店設計的。流出趙家店這條河就沒了。趙家店東側二百餘米處還有一個小水泡子,按西部區人的説法叫“海子”,但要比九寨溝的蘆葦海小得多,只有它的十五分之一。但這個水泡子卻是一個泉眼,一年四季都有泉水流出來,這細細的泉水只流了近百米,就匯入了達力瑪利河,使達力瑪利河在趙家店村落的河段水流清澈,可見水底的石頭,就像一首歌唱的“小河靜靜流,微微翻波浪”,是個談情説愛的好地方。但是那裏並沒有這種場面。到這裏來的多數是漁獵者,十里八鄉的人們,比如上庫力、西庫力、巴布羅夫的人,都喜歡吃魚,也都知道這裏的魚多而且品種好,來打魚的人往往在河邊住兩三天,支個馬架子、搭個草棚子、挖個地窨子,作為臨時休息的地方。他們趕着勒勒車來,又趕着勒勒車走。

如今這裏雖然蕭條了,但河裏的魚仍然不少。記得我在圖里河林業局工作期間,曾陪同林管局勞動服務公司的領導查看二農場的秋收情況,快到中午的時候,農場有人拖着一條大魚跑來,喊道:“達力瑪利河打着大魚了!”我們過去一看,這魚足有一人高。於是,秋收檢查組的領導和整個農場的職工中午的菜餚就是燉魚。院裏支起兩口大鍋,三十多人還沒有吃完,這魚得有多大。

優質草場

趙家店的前方,是一望無際的草場,與上庫力農場相連接,再往西去,便與六千畝接壤。所謂“六千畝”,不是指農田的數量,而是這個地方的名稱,過了六千畝就是伊圖里河農場了。這裏既利於發展農業,又利於培育良好的牧場。18世紀,沙俄湧入,也是因為這裏的水草豐美,適宜放牧牛羊。清政府發現這邊被俄羅斯人開發利用了,就與之談判,1689年9月7號簽訂了中俄《尼布楚條約》。《尼布楚條約》規定:額爾古納北面歸俄管轄,南面歸清政府管轄,在這邊的俄羅斯人因長期生活在這裏,有的已與本地人通婚,不願回到那邊,就留了下來。日本人侵佔東北期間,也曾經派來開拓團,到這裏種田放牧,光復以後日本開拓團撤走,但他們記住了這裏的牧草,直到現在還專門收購額爾古納的牧草。

趙家店在二百年前,曾因為是茶葉之路最後的驛站興隆一時。現在時過境遷了,什麼都沒有了。沒有了人家,沒有了賬房,沒有了馬廄。但是,仍然有它的背景、它的河流、它的牧草,仍然是個風水寶地。


上一篇:[故事匯]
下一篇:讀懂重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