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上的養牛能手

發佈者:Chenguang 來源:呼倫貝爾日報 瀏覽: 發佈時間:2020-11-19 15:35:19

 

包福泉

舉世聞名的呼倫貝爾草原是三河牛的故鄉。每當草原披上綠色的盛裝,成羣結隊的奶牛,把草原裝扮得分外妖嬈。哈達圖牧場第八生產(連)隊的牧工劉鎖牛,是飼養三河牛的能手。起初他只飼養了5頭奶牛,經過20多年的艱苦奮鬥,如今牛羣已經很成規模,有300頭基礎母牛,劉鎖牛也成為年收入超過80萬元的富裕人。

同學眼裏的“傻牛”

劉鎖牛身材魁梧,體魄健壯,是典型的蒙古族漢子。見過他的人都説:“他的長相真是沒辜負父母起的名字,壯得像頭牛啊!”1960年,劉鎖牛的父親響應黨的開發建設邊疆的號召,從興安盟的扎賚特旗趕着牛羣來到偏遠的呼倫貝爾哈達圖牧場發展畜牧業生產。父親辛勤勞作的身影也給幼小的劉鎖牛留下了深刻印象。1975年嚴冬的一天,剛滿18週歲的劉鎖牛離開學校,來到牧業八隊當牧工。他深深地愛上了國營農牧場這個大家庭,被新生活吸引着,下決心在這廣闊天地裏幹番事業。同學們都説:“咱場耕種八九萬畝土地,有那麼多農業生產(連)隊,拖拉機有的是,為啥不選擇當機工呢?”劉鎖牛高興地説:“我是蒙古族,養畜是我們民族的強項,我能當一名牧工這是件很榮耀的事。”同學們就給他起了個外號説他是頭“傻牛”。

當放牧員這個活在國營農牧場裏是最艱苦的。北國的隆冬,天寒地凍,寒風凜冽。劉鎖牛趕上羊羣,每天到20裏開外的草原上放牧,小小年紀的人,獨身在野外,面對一望無際白雪皚皚的草原,心裏撲通撲通地亂跳,老是不踏實。但他一想到黨組織的希望和親人的囑託,就什麼也不在乎了,從早轉到晚,一天十幾個小時堅持跟羣放牧。下牧後回到蒙古包裏一脱氈鞋,怎麼也拽不動,原來腳已經凍在鞋上了。有一年初冬,還沒有下雪,農業隊地裏的小麥收割完了,劉鎖牛向組長提出到距離場隊30多裏的9隊去走場,讓羊羣溜麥茬地,那些地塊掉了很多糧食,羊能撿着吃,增膘也快。老牧工們紛紛贊成,把羊包紮在了麥地邊上,他每天在麥地裏放一個小時羊,然後再把羊羣趕出去在草場上放牧,使羊吃得飽吃得好,上膘快。放牧場近了,可是給羊飲水又成了難題,要到離蒙古包十幾裏地遠的河套去,來回幾個小時,延長了放牧時間。因此,劉鎖牛每天早7點就出牧,在草場上放兩個小時羊,然後趕上羊羣去飲水,回來後再放麥茬地一個小時,來回折騰需要十幾個小時。這一年劉鎖牛放牧的1000多隻羊,只只膘肥體壯,春天800只基礎母羊產羔羊810多隻,實現了“百母超百仔”目標。年末評選勞動模範時,幹部和牧工們齊刷刷地選他當勞動模範標兵,牧場的領導親自為他佩戴了鮮豔的大紅花,讓他擔任了作業組組長。共青團員們也都佩服鎖牛的工作精神,一致推選他加入共產主義青年團。入團那一日,他激動地在日記中寫道:“今天的努力工作,為了明天美好願望的實現”。

生產隊裏的“笨牛”

1977年,機務隊的一名天津下鄉知識青年病退返城了。黨支部決定從青年中選一名駕駛員,消息一傳開,大家就你一言,我一語地幫助挑選人材,最後一致推薦劉鎖牛搞機務工作。劉鎖牛的媽媽聽説兒子要學開拖拉機,激動地拉着他的手説:“孩子,咱家祖祖輩輩沒有人學過技術。如今託共產黨的福,你當上駕駛員,要好好地幹,認真地學呀。”報到那天,他興沖沖地登上駕駛台,坐在師傅身旁,兩眼緊盯着師傅的每個動作。自此以後,不管工作多忙,時間多緊,他總是抽出時間學習。就這樣,劉鎖牛用3年時間學完了20多本技術書籍。

劉鎖牛懷着一顆火熱的心,積極為牧業機械化貢獻才和智。7年的平凡工作中,他很少休息,節假日都堅守在崗位上。就有兩次例外,一次是有一年打草季節,他患了痢疾,一連拉了幾天肚子,不巧又得了重感冒,兩樣加起來,折騰得他筋疲力盡。可他知道眼下正是關鍵時刻,説什麼也不能倒下,於是他暗暗地對自己下達着戰鬥命令,堅持開車。結果,他暈倒在車上時雙手還緊握着方向盤。劉鎖牛醒過來後,只吃了點退燒藥,休息一天就又投入到打草生產中。另一次是在春天運草大會戰中,他領着4名青年突擊搶運飼草,每天他們在機車沒有防寒設備的情況下,冒着零下30多度的氣温,日行100裏,往返三趟運草900多捆。結果,臉和鼻子都凍得腫了起來,領導和醫生決定讓他休息幾天,等養好凍傷再上班。誰知道第二天,他又繼續和大家搶運飼草,為牲畜安全過春而戰。這一年,他被提升為(連)隊的機務副隊長。一年後,場裏決定把他調到大型農業生產(連)隊,擔任機務隊長,可他卻寫了辭職報告,承包了5頭奶牛當牛倌去了。於是,劉鎖牛有了新的外號“笨牛”。

親戚眼裏的“肥牛”

他的“笨牛”外號,在同學們中間傳開了,劉鎖牛聽説後哈哈大笑:“你説我笨,我就笨,我覺得養好牲畜是本分,過去領導讓我當機務隊長,我的工作是夏天打草,冬天運草,都是為了養牛養羊,如今你讓我去種地,我怎麼能忘本呢?我的理想就是讓我們家鄉的人都能養好牲畜發家致富,所以我才繼續放我的牛啊。”承包奶牛後沒幾年,他養的牛已發展到十幾頭了,交夠國家和場裏的剩下都是自己的,收入還挺高,他心裏美滋滋的。隨着牛羣的壯大,他感到場裏劃分給他的草場不夠用了,他騎上馬跑出了草場,一連幾天都不見身影。妻子很着急,不知道他幹什麼去了。幾天後,劉鎖牛回來了,老遠就喊妻子:“高娃,我找到草場了,咱們要到呼和道布草原去養牛,我同牧民們簽訂了30年的草場承包合同!”

萬事開頭難,他剛到那片草原,一沒住房,二沒牛舍。夫妻二人首先從蓋房子幹起,半個多月的時間蓋起了三間地窨子和一座簡易的牛棚。這件事在草原上引起轟動。蓋房子建牛舍現如今那是很容易辦到的事,但在那個生產力不發達的年代蓋房子建牛舍確實是件不容易的事。好在鎖牛的妻子是位淳樸的蒙古族姑娘,膽大潑辣,能吃苦,一邊跟丈夫幹活,還得為丈夫和孩子們做好飯菜,照顧好家裏,再苦再累,她也沒有怨言。到了2000年,他家的年收入就達到了20多萬元,以後逐年增加。牛羣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飼養的肉牛頭頭膘肥體壯。因為他飼養的牛放牧在天然草場,並按照蘇木防疫站的要求打疫苗,很少給牛注射抗菌素類的藥物,每年去弱存優,牛的品質越來越好,深受消費者的歡迎,在陳旗農貿市場經商的人們都搶着購買他家的肉牛。夏天到秋天這段時間,城裏的親戚們和牧場的同學們也都喜歡到他家做客,劉鎖牛也高高興興地接待他們,煮上幾鍋牛肉手抓肉同大夥圍坐在一起盡情品嚐這草原上的美食,於是他有了“肥牛”的稱號。

女兒眼裏的“老黃牛”

保護好自然環境、合理利用草場,是劉鎖牛發展養牛業過程中的一個重要法寶。他承包的那片草原是陳旗一片濕地,有良好的生態環境,每年的3、4月份蘆葦就早早地發芽了,一天比一天長高。牛就在河邊上吃着綠綠的蘆葦嫩芽,牛身上一冬的老毛幾天就褪掉了,放牧上一個月就油光鋥亮,到秋天頭頭肉滿膘肥。那幾片長滿鹼草的草原他都採用網圍欄圍起來,讓草自由生長。秋天看哪塊草場長得好,就進行收割,打草期間留好草籽帶,讓成熟的草籽自然落地以便來年不退化。長不高的草場一刀不動,第二年再進行收割,保證了草場的永續利用。這些年鎖牛家沒賣過一捆草,草長得好的年頭就多打點儲存起來,以應對第二年乾旱草長不起來的困境。

搞好鄰里團結,互幫互助,共同走致富路,是劉鎖牛經營的第二個法寶。他承包的那片草原上還有幾户住在這裏,無論誰家遇到困難大夥都能出手相助,幫助渡過難關。劉鎖牛在這方面做得非常好,深得牧民的信賴。有一年剛打完草,草原上就發生了火災,把周圍幾家牧民的放牧場、草垛都燒為灰燼。劉鎖牛家安全意識強,防火措施到位,一點也沒遭受損失。鄉親們有困難了,他把放牧場讓出2/3,又拿出1000多捆草無償地幫助遭災的牧民們。這一做法得到了蘇木領導的讚賞:“如果草原上的人們都像他這樣,何愁我們牧民不脱貧呢!”像這樣的事,劉鎖牛還做了很多。

昔日年輕有為的硬漢子,如今也已60出頭,兩鬢斑白了。可他痴心不改,在新時代仍然頑強地工作着。每天清晨他喝上3兩老白乾,吃上八兩至一斤的手把肉,喝上一壺熱乎乎的奶茶就出去放牧了,直到日落西山才收牧。親人們都擔心他的身體,兩個女兒到大城市醫院為他做了全身體檢,驚訝地發現,他身體的各項指標都非常正常,什麼病也沒有。劉鎖牛常説:“我這一輩子什麼病都不得,就是我愛勞動的結果。”

黨中央提出的全面實現小康社會的目標,劉鎖牛家提前實現了。大女兒大學畢業後留校任教,二女兒考上了公務員,如今在一個民族蘇木擔任黨委副書記。他們老兩口則無憂無慮地生活在這片草原上,“老黃牛”一樣地繼續為美好幸福生活而努力奮鬥着。


上一篇:[特刊]